详细

您当前位置:首页 > 专栏 > 骆意不绝 > 详细

知识付费的焦虑和恐惧

来源:送彩金   |   作者:骆新   |   时间:2018-10-05

    2016年,被称为中国知识付费元年。


    2018年的当下,知识付费号称已经进入了下半场的搏杀。根据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发布的《中国分享经济发展报告2017》,2016 年随着得到、知乎 live、喜马拉雅FM 等知识付费服务商的出现,中国知识付费业态找到了新的生长节点。2016 年,有知识付费意愿的用户暴涨了 3 倍,知识付费用户达到近 5000 万人;截至今年 3 月,中国知识付费(不包括在线教育)可估算的总体经济规模为100亿-150亿元左右。知识付费新业态正在中国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崛起,已然成为经济发展各业态的风口。


    从日前发布的《2017 年中国知识付费市场研究报告》可以看到:2017 年,中国知识付费产业规模约为 49.1 亿元,同比增长近 3 倍。未来三年,知识付费产业规模还将保持较高成长性持续扩张,预计到2020年,该产业规模将达到235亿元。


    从高速增长的数据来看,知识贡献的价值和知识分享经济,已经成为互联网界的新宠,个人的知识成为了可以买卖的产品,这个产品和传统的线上教育产品有着巨大的差异,它极具多元化、个性化、生活化等反传统教育特征,也弥补了互联网上知识分散难以系统化的缺陷,从网上的信息噪声中帮大众挑出了可以为大家所用的、相对系统的知识,就像是知识的精选电商。


    知识付费行业也衍生出了相当多的细分市场,从功能细分上来说,有小鹅通、短书等技术服务供应商,提供了一站式服务整合营销平台。在人群细分上更是涌现了众多的平台,分别针对女性、儿童、中小企业主、刚毕业的大学生等不同人群,针对不同的人群设计不同的产品。 这不由让我也感到很焦虑,真的没有人看书了吗?书籍已经不能够给大众带来足够的知识慰藉了吗?而大众对知识的焦虑真的有那么严重吗?知识付费平台上的产品又能够解决多少个人的实际问题呢?知识付费究竟是在贩卖知识,还是在贩卖焦虑和恐惧呢?


    我喜欢读书,尤其是实体书,一书在手,清茶一杯,足以抚慰我俗务缠身的灵魂,那个时刻,焦虑和恐惧远离我,也许在很多人看来,这是一个脱离现实的、无用而过时的场景,但是,互联网不正是以多元、开放、去中心化为主要价值观吗?个人的自由选择意志,在这个时代被推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,用户体验、用户黏性、留存率、月活度等 KPI 大数据,把用户至上这个理念发挥到了极致。不过,这些大数据在我看来,也有可能让互联网业陷入一个新的困境,尤其是知识付费领域。


    作为一个媒体人,我一直认为内容创作的最佳模式是PGC ➕UGC,但这个模式也有一个致命的弱点。举例来说,当年香港《大公报》连载小说专栏的写手金庸,他在写连载时,会根据读者的反馈来调整他的小说情节设计,和今天的网文写手一样,会和读者沟通,把他大部分粉丝对情节的愿景写进小说里,以换取报纸发行量的增长。拿到今天来说,就是粉丝流量的增长。但这个举动也会打乱作者一开始的写作大纲,甚至会破坏掉整个小说的架构。究竟是完全遵循粉丝的意愿,还是坚守自己的想法,这需要有所取舍。我们可以看到,在金庸先生的系列武侠小说里,有几部作品在某个阶段,会呈现多个情节线齐头并进,主线散乱的状况,金庸先生也多次在媒体上承认,当时是为了符合粉丝的意愿而作出的调整,导致小说在某个阶段主线不明朗,后期再做修改,也给自己制造了很大的麻烦。拿这个例子和现在的大数据导向型产品做比较,我们会发现,知识付费的专业化和用户诉求两者之间的博弈平衡,会成为知识经济的重要分水岭。 回头看看周围的人,知识付费让一部分人有所收获,也让不少人更加焦虑,以互联网界所秉持的价值观来说,这并不是一个好现象,个人可自由选择的意志被高度重视,也就是意味着我们选择或者不选择知识付费产品,都不应该影响到我们的正常生活。我们可以选择以进取的方式去争取少数人才可以拥有的社会资源,我们也可以选择一种散淡浪漫的生活方式,让自己平安平淡地度过一生。问题是,在这个到处鼓吹“成功学”,传播并贩卖焦虑和恐惧的时代,我们有选择的空间吗?我们有不选择的权力吗?我们拥有不焦虑不恐惧的社会环境吗?




    想当初摩拜被美团并购,一篇标题为《摩拜创始人套现15 亿:你的同龄人,正在抛弃你》的推文在朋友圈疯转,这一碗味道十分纯正的毒鸡汤,不仅是在售卖焦虑,而且制造恐惧。


    文章中有如下描述:


   “你的同龄人,正在无声无息地抛弃你。不会再有匀速前进的同龄人,你要么一骑绝尘,要么被远远抛下。

       如果你稍稍有松懈,你就会被落下了。


    就算你呆在原地,缓慢成长,也是一种退步。”


    读罢此文,相信会让很多人感觉无地自容。


    那么,毒鸡汤的目标已经达成了,公众的焦虑和恐惧正是它们的流量入口。


    但是获取流量的同时,这些焦虑文却并没有提出切实可行的解决办法,要么是用鸡汤搪塞,要么是借机营销,做成实实在在的伪成功学。大多数“焦虑文”先是打破内心的平衡,教你逆流而上。“喝红酒,穿名牌,过上品质生活”,所告诉你的是好高骛远;其次灌鸡汤打鸡血。“相信人的潜能是无限的”“寻找真正的自我”等。有的最后附上营销产品,“订购课程,教你如何摆脱现状”。各类焦虑文不惜违背正常的逻辑思维,用夸大之语触犯众怒,便是因为对于焦虑的渲染,对于恐惧的制造,已经足以产生巨大的流量,而这些流量最终让它们赚得盆满钵满。拿最擅长营销的新世相来说,2016 年风靡朋友圈的一条微信《我买好了 30 张机票在机场等你,4 小时后逃离北上广》,呼吁辛苦坐在办公室、挤地铁的人们逃离北上广,找到真正的自己。这样说走就走的cq9电子游戏平台再一次成功撩动用户的痛点,让焦虑情绪找到泄洪口,10万的粉丝增量让这次焦虑营销大获全胜。这些文章有的只是放大焦虑情绪,让人陷入颓废的丧文化中,对目标和理想产生怀疑。例如 2017 年 12 月的一篇《京城地域歧视指南》中写道“无论你开多少公司都不敌有北京祖居的原住民”。地域歧视和阶级歧视体现得淋漓尽致,更不用谈外来者的拼搏梦想。



    一个充满着焦虑不安和恐惧的社会,容易把人逼到一个两难的境地:


    To be or not to be - that is the question。当知识获得的焦虑把全民逼到皆患有选择恐惧症的时候,那么对知识的恐惧也就应运而生。


    知识付费,何去何从?

上一篇:黑色的麻花,才是最开心的麻花

下一篇:暂无

周阅读排行

  • 话说广告KPI

    KPI这个词在广告业中出现频率很高,它是把绩效评估简化为对几个关键指标的考核,并以此作为评估标准。

  • 红星美凯龙:成长模式决定了出路

    我们在进行营销企划时,总会涉及到多方面全方位的研究,比如核心价值探寻、产品创新、产品卖点、价格调整、渠道拓展乃至于探寻借势的机会,服务的机会等等。看起来事无巨细甚至略显纷繁,但是我们却始终能保持清醒,并将那么多工作有条不紊地纳入一个完整的营销体系中,为什么?不是因为我们足够聪明,是因为我们清楚地知道,一切的工作都是为了企业的成长模式服务的,确定了正确的成长模式后,才能为其配置各种合适的武器和弹药。

  • 李志恒:送彩金传媒业价值链分析

    两艘椭圆形的传媒业“航空母舰”——W P P集团与阳狮集团横跨其中,周围零散地分布着许多的圆点,而这些圆点正是代表本土的广告公司。相比之下,以W P P和阳狮为代表的国际传播集团,无论从体量还是覆盖面积上都远胜于本土广告公司。

  • 公关人的转型和职业归宿

    没有什么行业比公关更多变,更令人困惑。 公关人的这个问题不停地跳出来:我的终极目标是什么? 做到最后能怎么样?要不要转行,什么时候转?

详细页的广告

本周推荐

第二排广告